月度归档:2010 年二月

禁止

禁止的事情,都是曾经发生过的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

如果事情没有发生过,谁会想着要去禁止呢

所以,想看看某些混帐干了什么混帐事,只需要看他们在禁止什么就行了

比如:中央发布廉政准则 52个“不准”规范干部行为

比如:干部廉政准则新增禁止插手地产条款

国内的媒体其实还是很公正的嘛,就看你怎么解读。

新年新计划

这年终于是过完了

算下来这过年费够买两台Macbook Pro 17了

年真是个吃钱的怪物

明天就开始上班

上班前tiny推荐我看了他的blog,这里

我的评价是正文没有评论热闹

不过,我这些年已经懒得跟只玩Windows的所谓的程序员扯淡了

你这玩命的跟丫说前面有墙别他妈的撞上了

他这儿压根就不会搭理你的

他嘴里叫着心里喊着的是你他妈的别眼红老子发财你他妈的才要撞墙呢我感谢你全家感谢你十八辈儿祖宗

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撞墙不回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反正拉着他没撞墙他也不会给咱啥好处撞了墙对咱也没坏处

新年要有新计划

去年忙忙叨叨一年只买了一只BB9000

今年得有计划

暂列计划表:

1、  iPad一只,预计4月3G版本出来后速度让朋友从美利坚偷运回一只;

2、  Macbook Pro,过年已经花掉2台17的钱,只能忍痛买台13的了,看能不能及时从香港买回来当自己的生日礼物;

3、  爱死小白兔一只,从买5D的那天就发誓要买爱死小白,这二代都出来了我还没买,太对不起我的5D了,今年争取搞一只回来。

其他小件就不计划了,到时候看心情。

明天上班要早起,为了计划,挣钱去~yeah!

究竟谁才是我的未来?

操作系统的竞争,十年之后,又回到原点

所有的一切混战,其实都是为了互联网而来

不过,不再是基于传统计算机的互联网,

而是移动互联网。

想想,把互联网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

想想,当手机把人从带着电话线的座机面前解放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这十年,我们被困在一个固定的互联网接入点上;

不管你用PC也好Mac也好Linux也好,都需要一个笨重的终端;

我们需要它们来显示、来输入,像极了当年的座机电话;

在手机时代,我们已经无法想象在座机面前等候别人的电话这种场景了

现在,我们需要把互联网移动起来,

随时随地,不用等候,Call me。

iPad下月就开始卖了,iPhone OS以他无以伦比的用户体验在征服所有人,包括我;

想象用手控制一切的感觉,如此美妙。

其实我一直比较看好Google的小机器人Android;

Android与Google的结合是如此完美

但是,它的开放性标准又让我无比担心

不同的终端,不同的分辨率,开发Android应用程序该多么的麻烦

远远不如iPhone这样唯一标准来得简单

Android与Linux内核的不兼容导致其被踢出

随后发布的Meego让人似乎看到了一点点Linux妄图统一的意图

毫无疑问的是,iPhone已经领先太多;

Apple成功的将卖软件变成了卖硬件,卖了硬件再接着卖软件;

软件永远都有盗版,但是要盗版硬件可就难了。

十年互联网,我最初选择了windows,选择了dotnet;

但是,我亲手证明了自己的错误;

而现在,又到了一个新的选择路口

所有的,基于互联网做开发的程序员,都会思考同样的问题:

究竟该跟随谁?

究竟谁才是我的未来?

安装httpsqs手札

http://code.google.com/p/httpsqs/

很好的一个轻量级队列。

在FreeBSD上安装时,用Ports先安装libevent和tokyocabinet;

然后下载httpsqs的代码包,按照手册说明安装的时候Make找不到库文件和包含文件

需要修改Makefile,

在 CFLAGS里增加 -L/usr/local/lib -I/usr/local/include ,指明FreeBSD的库和包含文件的目录

然后make &&make install成功。

在Twitter上看到~

RT @slqqqq: RT @appleice: “教师发病后忍痛上课去世 临终前携带学生试卷”

我想起了同事讲的事。

在美国上班的第一天

老板跟她聊天说:

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你的家庭。

如果你死了,

公司能在24小时内找到替换你的人,

但你的家人永远找不到替换你的;

迥异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