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 年八月

换了名字

今天,换掉了用了近8年的名字,那条“不能吃的鱼”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

这是我QQ用的时间最长的名字了,以至于多年不见的朋友一眼就能认出我来;一种莫名其妙的执著;

相信永远,傻傻的,可永远到底有多远?

也许只是下一秒,一切就已经定格,期待中的永远就成了永远的过去;

何必执著。

不如放开一点,那只紧握的手放开一点;

因为,即使握紧了,也还是会失去的,不如,开心一点,轻松一点;

去爱吧,就如同你从未受过伤害;

去生活吧,就如同生命将在明天结束;

永远,有多远?

其实不远,就在下一秒。

从今天开始

其实一直想要的就在身后

却只顾向前追寻,直到迷失

才发现,原来,想要的一直都在

只是,没有转身去看看

从今天开始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车祸

在家门口被出租车撞飞。

右肩把出租车挡风玻璃砸出一个大坑,所幸并无骨折,只是软组织受伤。

眼角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破,缝针无数;

破相了,这下没人要了。

较劲

从学院路骑车回家,赶上下班高峰,经过学院桥的时候,桥下辅路的汽车道、人行道都堆满了车;

没法,我就骑车车在车堆里钻来钻去,好容易抢到一个口出去,到了上坡的路上;

正想松空气,加速脱离这地方,就听到后面汽车喇叭刺耳的嘟嘟声,很长的嘟嘟声,我考!

这时候俺的车就压在白线上,左边是机动车道,右边是一平板三轮,再右边停满了汽车,要让后面的汽车,就只能加速超过三轮才行。

于是我一打弯,上了机动车道,刚超过三轮准备进自行车道让路,后面的嘟嘟声又来了,更长!

TNND,小样,NB啥啊,我还就不让你了。

我把脚一松,不蹬了,让车慢慢 的滑动,然后歪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车,靠,一辆出租。

就一出租你神奇个P阿。

那出租司机看我不蹬车了,扭头在看他,他也不嘟喇嘛了,乖乖的在后面跟着,我看差不多了,一转弯进了自行车道,让开了。

我当时在想,丫再敢嘟一下,我就停刹车,停他边上,然后要打车,看他敢不敢拒载,哼哼,如果敢拒载,投诉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