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6 永定河大峡谷穿越 夜行109国道

按照计划从北京北站坐火车,6:40发车,前往官厅西。到北站的时候,人基本都到齐了,急忙去买票,9元,这是我坐过的最便宜的火车了。

站前拆车,左手拎轮子,右手拎车架,蹭蹭的就上了火车,把车在过道门口码好,7辆山地,2辆折叠。

火车准时发车,开始吃早餐,聊天,打盹,拍照;车到三家店,呼啦啦上来几百号人,车厢一下子满堂堂,放车的地方也站满了人,不得不时常盯着他们,免得有人手欠,把车给搞坏了。

10:40左右,到站,把车搬下来,堆成一堆,拍了“拿破仑”的合影,各自装车。其间把兔子的轮子和我的轮子装混了,不得不拆下重装一次。

骑车上路,沿着火车道旁的砂石路朝官厅水库进发。

十来分钟到达官厅水库大坝,集体合影。

然后,开始朝沿河城进发,开始了长达40公里的永定河大峡谷越野穿越。

山青水秀,峡谷里凉风习习,听着车轮压在碎石上嘎嘣嘎嘣的声音,队伍拉成长长的一线,沿着永定河蜿蜒前进。

途中遇到玩漂流的一队人,两个MM已经坐皮筏下水了,前面没有多远就是几乎有一米落差的激流,于是大家都停下来,把车扔旁边,纷纷举起相机一阵狂拍,结果,皮筏漂下来的时候卡在两块石头中间了,动弹不得,不得不用手台呼叫救援。

热闹归热闹,还是要继续赶路的,一行人骑车上路,继续沿着碎石路蹦蹦跳跳的前进。

快到12点的时候,看了看码表,发现一个半小时才走出不到10公里,看来预定13:30到达沿河城的计划要变化了。大家肚子都开始感觉饿了,可是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法FB,要FB也得到幽州才行。

继续前进。

可怜老沙的窄轮折叠,已经不堪重负,只能连骑带推外加扛的前进了。

下午2点多,终于看到幽州的村子了,河边已经有好多队野营的人安营扎寨了;接着就看到了雪骑队后援车到达。

老沙连人带车一起上车,其余的人继续赶路。

过了幽州,路已经变得好走很多,大部分路面都经过了平整,就差铺柏油了。

饿得实在不行了,补充了一块士力架,很快就开始有精神了,接下来的15公里,有3个连续缓坡,基本上是15到20的速度通过,虽然累得气踹吁吁,劲头依然不减;

半路遇见一眼清水从山下流下,停车休息,然后把手,脸用凉水降温,一路的砂土扑面,满脸都是灰扑扑的了,用冰凉的山泉清洗一番,着实舒服。

余下不到5公里就到沿河城了,一路狂奔,把一路憋着的劲都释放出来。

当看到“沿河城农家院”的时候,终于放松了,可以好好休息、FB了。

此时是下午15点30分,比原计划晚了2小时。

洗脸的时候才发现,我系在车把上的速干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给颠掉了……郁闷。

在等上菜的时候,我居然把一瓶半的啤酒当开水就喝掉了,加上吃饭时候喝的,估计有2瓶多,后来才发现糟糕了。

FB完毕后,开始讨论回程怎么办。最后结果兵分三路,大嗓门、龙野、牛蛙一队坐后援车出台,晓刚一队按原计划坐火车返回,其余的老沙、老赵、阿邦、一九七零、兔子和我一队骑回北京。

16:30分,挥手告别,兵分三路回京。

从农家院出来上公路,刚感叹现在终于好骑了,就发现开始上坡了,7公里……我的天,我吃进肚子里的东西还没有那么快转换成能量啊。

老沙的车一上公路,立刻跟装了发动机一样,呼呼的就一路冲过去了,其他人也跟着呼呼的奔远方而去;我也只能吭哧吭哧的爬坡。速度从20开始往下降,最后只能保持在10的速度,到6公里的时候,实在是骑不动了,感觉心跳过速,胃也开始严重的不舒服,喝下去的啤酒开始让胃胀气,于是停车,喝水,然后……我推~~~~~~兔子也在后面推车中。

缓步走了200米,感觉缓过劲来了,骑上车继续爬坡,没多远就看终于到顶了,看到老沙他们在路边等着咱们。

休息了十来分钟,被告知此处往下到109国道全是下坡路,精神又开始振奋起来了。果然,一路狂奔下来,只听到风呼啸着从耳边吹过,车闸不时的吱吱乱叫,很快就上了109国道,接下来就是一路的平坦大道,只能以狂奔来形容了。

老沙、老赵、阿邦交替领骑,巡行速度保持在30以上,大部分时间都在35-40之间,从来没有保持这种速度巡行,不过因为这一天体力并没有太大消耗,所以还算跟得上;过了20公里以后,兔子开始体力下降,速度慢下来,我跟她一起在后面降速25左右巡行,跟前头部队逐渐拉开了距离。

没多久,雪骑队后援车从后面追上来,在路边补充了水,稍事休息了一下,继续朝雁翅赶去,到了雁翅,看到前头部队到达补给点,于是下来买水休息。兔子一直在考虑要不要从雁翅坐火车回去,不过后来打消念头,决定要骑回去了。

此时已经7点多,天色开始暗了。

休息完毕,又开始前进,要尽量赶在天黑前出山;

反爬东方红,4公里绵延山路,比前面的7公里更陡了,中间推了2次,才勉强的登顶,不得不感叹自己爬坡能力太差了。

前方就是大名鼎鼎的东方红隧道了,可惜天色已经暗了,要不然真应该留影一张;此时的东方红隧道就是一个黑漆漆的山洞,洞内的灯光以2秒的频率闪烁。骑车进入隧道,感觉就像在向着地狱前进,只能借助闪烁的灯光勉强控制前进方向,手紧紧的扣住刹车,小心翼翼的通过500米的东方红隧道。

接着就是很爽的下坡了,不过天色已经太暗,只能勉强看清道路,完全不敢加速,只能保持在30左右的速度冲下山坡。

到达军庄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没有路灯,只能依靠过路的汽车灯照明;汽车从后面过来的时候,借着那点灯光,狂骑;汽车从前面过来,车灯晃得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减速。终于看到平整的大路,整齐的路灯时,大家都欢呼雀跃,又能看清楚路了……

狂奔到家,整好23点正,码表显示距离146.88公里,其中早晨从家到北站9.5公里,官厅水库到沿河城32公里,骑行时间4小时40分,均速6.8公里/小时;沿河城到家105公里,骑行时间6小时30分,均速16公里/小时。

总结:从官厅到沿河城的一路,是休闲越野的轻松之旅;从沿河城回京是疯狂的自虐骑行,黑夜中的东方红隧道和军庄到温泉的漆黑夜路都让人记忆深刻。

注:照片来自老沙、阿邦、大嗓门、一九七零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