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6 年三月

安装Python

运行了第一个python程序:

print ‘hello world!’;

效果良好,从今天开始玩python。

遭遇SYN

NND,上百个FIN_WAIT_2状态的连接,IP地址五花八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IPFW先封IP了;

幸好有先见之明,前端是一台FreeBSD,跑SQUID来做反向代理,真正提供服务的那台机器没有受到攻击;

谁tmd这么无聊,靠!

Web2.0之后会不会就是泡沫2.0?

最近见过N多人,聊起Internet必谈Web2.0,以至于我开始有些审美疲劳了;

很多人理解的Web2.0 ,都是在Logo旁边加一个beta的标志,仿佛beta就等于Web2.0了;那是不是说Alpha就是Web1.0了呢?

噢,原来Web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一个在测试测试再测试,但是始终没有Release的让人不放心使用的版本而已;

什么时候才会有Release的版本?

仿佛记得,紧随Web1.0 之后的,是泡沫的破灭,此例更是被写入《IT大败局》一书,作为反面教材留存历史,暂称为泡沫1.0;

不知道beta之后会不会也有泡沫2.0?

还有一个问题,这次的beta是1还是2?会不会再出一个3?什么时候才会有Web stable版本……

期待….

所谓孤独

SOHO有个好处,就是可以让你孤独;

孤独有个好处,就是可以让你想清楚更多的事情;

如果没有必要,我可以在家数天不出大门;

在家有很多事情可做,可以看书、看电视、灵感来了写点代码、不用按部就班,没有人告诉你:1点准时开会!

说到开会,我觉得这世界上最好的休息大脑的时间就是开会;我可以24小时做同一件无聊的事情而不会觉得想睡觉,但是一开会,我立刻觉得头脑发昏,眼皮就止不住地往下耷拉,整个人开始进入一种昏迷状态;会议一结束,立刻神清气爽,精神百倍,绝对比让我睡个午觉的效果来得好;

扯回来,说到在家SOHO;以前曾经SOHO过,很不爽,为什么呢?因为手上的粮不多;毛主席说了,手中有粮,心里不慌;这粮少了,心里自然就容易发慌;人一旦心里发慌,做事情就开始失去理智;

我是一个典型的胸无大志的家伙,只要我有钱吃饭,生活质量还能忍受的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拼命去做事情的 ,不管是我的事情、还是别人的事情;我始终认为,挣钱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吃饭,不管你是在五星级饭店吃生猛海鲜,还是在家自己做青菜豆腐,最终的目的都是把胃填满,让他不要痉挛。所以呢,对我来说,做事情做到刚刚好就行了,要精益求精,不想费那个时间。有这时间,我更愿意躺沙发上看看书,看看电视,思考一下晚上做什么饭吃;

昨天Donews聚会,收到刘老大的意外礼物:最新的XBOX 360,所以,以后在家的项目又多一项:玩XBOX。

这一次SOHO了这么长时间了,一点孤独感都没有,四周寂静,反而觉得很充实,很多以前没有时间做的事情都能做了;

比如,以前过春节,公司放假总是卡在那几天,而那时候老婆早就放寒假1、2星期了,每天都问我,你什么时候才放假阿……这次好了,轮到我每天催老婆,你怎么还不放假啊……嘿嘿,那心里的感觉可叫一个爽;而且可以完全不顾什么初八上班之类的鬼话,我想啥时候回去就啥时候回去;

还有,上班的时候总是要跟人谈业务,谈合同,谈价格,勾心斗角,累不胜累;举着公司的牌子帮公司砍价,砍下来的钱又进不了自己的腰包,累了半天白累;在家就好了,谁也不烦我,电话费更是猛降,这种感觉,非常爽;

应该将SOHO进行到底,让自己爽到底,反正手里有粮,怕啥。

严重的BS三星的客服

用了3年多的三星P10出了点不大不小的毛病,CPU风扇最近经常不转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结果前几天搬动机器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东西在滚动,摇晃几下,很清楚的听到好想是螺丝钉的声音。

于是翻来翻去的摇晃,终于透过CPU风扇的栅栏口,清晰的看到了一颗金属螺丝钉在风扇旁边,风扇一转动就会把它卡在风扇上。

那叫一个寒阿……没法拆机器,所以用了最简单的办法,用钳子把风扇的出风口剪断,用镊子进去把那颗不知道哪里掉出来的螺丝钉取了出来。

由于不知道是哪里掉的螺丝,所以周末就去了一趟鼎好地下二层的三星金牌客户服务部;

到了之后,前台小姐告诉我工程师都很忙,我得等等;一等就是二十多分钟,俩前台小姐没事的坐在那里,东看看西看看;这时候又来一个修电脑的,跟前台小姐说了几句,然后小姐指了一下后面,那人就进去了;我看得很清楚,这哥们也修笔记本的,NND,凭啥要我等……

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ps:我真是一下跳起来的,动作迅猛) ,问那前台小姐,你们的工程师什么时候有空?不能让我干等着吧!看我凶神恶煞的样子,小姐说,你去最后面一排吧;

靠,就tnnd欺软怕硬。

进去找到工程师,果然这哥们正在给先前的那人修机器;折腾半天,说,机器估计主板问题,你留这儿吧;几句话打发了;

然后问我,机器什么毛病?我说,没大毛病,就是CPU风扇太响,比PC机好不了多少;还有就是,机器里边掉出一个螺丝来,不知道是哪里的;

工程师把机器翻过来看了两下,开机听了一下声音,然后说,CPU风扇的事,换一个,200;我日,一个风扇收200!抢钱啊!

我说,那里面掉螺丝是怎么回事,能查一下吗?

猜他怎么说?

他说:现在里面还有吗?

我说:没了,已经拿出来了;

他说:既然拿出来了,就没事了嘛;

我说:那以后再掉怎么办?

他说:再掉的话,我帮你拿出来不就行了;

我差点就没问候他老妈了……这叫修机器吗?

我接着说:等机器里面再掉螺丝你再取,要掉在主板上,短路了把机器烧了怎么办?

他说:那我就没法了。

这次得问候他奶奶了……

那咱不修了,该坏就是它的命;我收拾东西装包里,转身走人;

TMD,以后要再用三星的笔记本,我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生日过完

今天有意想不到的神秘人物出现,真的很神秘!

谁是谁的原罪

这篇《中科红旗软件公司副总裁白柯:Linux的“原罪”》,当你觉得人不会那么无耻的时候,可以看看。

试想Linux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如果不对其加以产品化(或者说商品化),提高其稳定性和易用性,那她只会变成少数高手手中的玩物,逐渐的丧失市场,丧 失用户对其的信任,失去发展的源动力,那么她很快就会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所以我可以断言,如果Linux还要保持其快速的发展,必须调整生产关系――即 GPL公约对她的限制。如何调整好GPL公约和商业公司之间的利益,将是交给每一个Linux从业者最大的挑战。

人可以无耻,但是不要无耻到这种地步;

从开源社区拿到GPL保护的Linux源码的时候,怎么就不说GPL不好呢?那时候估计在庆幸还好有GPL,要不然哪里去拿到一个操作系统的内核代码,还能随便改?也没见谁拿了微软的Windows的源码改改重新发布。

红旗,Redflag,连名字的创意都来自Redhat,怎么能这么无耻的自称“自主产权的国产操作系统”,欺骗全国人民;

如果真的觉得GPL妨碍了红旗成为微软一样的垄断公司,大可以放弃Linux,自己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内核出来,那时候,你想开源就开源,不开源就不开源,只要你愿意;你想卖多少钱卖多少钱,只要有人买。千万不要更现在一样,吃着锅里的免费饭菜,还嫌人家给你的碗不够大。

混乱

一般来说,我都喜欢用RAR来备份我的东西,比如:代码、文档、收藏夹,等等,一般的文件命名规则是: 描述信息+ 年月日。

今天对一些代码做了更新,照常备份一个RAR,在输入年月日的时候,突然发现,今天已经是2006年3月2日了!韩磊一年一度的生日又到了,这意味着我的生日也要到了……

突然计算了一下我的年龄,31还是32来着?

脑子居然一下没有反应过来,顺手打开了windows的计算器,算了一下,2006-1975 =31,嗯,看来实岁31,虚岁32,应该没错吧,混乱了混乱了 。

算清楚这个问题,立刻动手给韩大人发了一条生日快乐的短信,HOHO,半夜骚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