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6 年一月

2006 春节晚会,一场无聊的商业秀

两个大熊猫的名字,用了1亿条短信评选,每条短信1元;

两个名字就让CCTV和移动、联通收入共同收入超过1亿的人民币;

24点整的报时,美的集团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人民币;

一场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的娱乐商业秀,还好我选择了看更无聊的《武林外传》 ,至少让我笑得没那么假惺惺。

2006的春天终于来了,祝所有的朋友2006年,人旺、福旺、财旺!

没脸见人的中搜

这几天分析网站的访问日志,总是觉得奇怪,在引用来源的地方,看到来源是一个不带http的地址,非常奇怪。

于是把这些奇怪的东西在日志里搜出来,一个一个的看,果然是很奇怪,查看它的访问路径,明显是robots所为,因为它只访问Html的页面,并不产生图片、js的访问记录。

再查,发现访问来源是一整段的IP,202.108.1.1/24,绝对不是个人玩的下载页面的程序,而应该是某个搜索引擎的robots在动作;

普通的robots都会在agnet上写明来自哪里;比如google的会写googlebot,百度的会写Baiduspider+,偏偏这个robots居然用我网站的域名来作为agnet,明显是想瞒天过海,让人以为是网站自身的引用;统计一下,发现这段IP一天之内,一共用了8个IP,抓取页面超过3万,我靠,真够狠的。

就让我来查查到底是哪家公司的robots这么不要脸;

定位了一下IP,是CNC的机房;于是,打开scan,扫描C段,发现有好几台服务器开着web服务,上去一看,我靠,原来这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就是“中国搜索”!

访问这几个IP就知道了:

http://202.108.1.77

http://202.108.1.36

有意思的是,有好几台服务器是IIS的,等有时间可以玩一下;然后顺便查到 202.108.2.1/24 也是中搜的;既然没脸见人,索性就不要丢脸了,封掉这两段,该干嘛干嘛去吧。

从ASP.NET说起

不得不承认,ASP.NET对windows程序员来说,是非常好上手的一种Framework,有近乎完美的IDE,Borland的IDE虽然也很好,可是总觉得没有VS这么顺手,易操作性是选择开发工具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从上手,到开始做出第一个WEB页面,时间非常的短,很快的,就能够让你觉得做网站就这么简单,拖一拖、拉一拉,页面就做好了,于是,我面试过的很多人,都声称自己精通ASP.NET编程,看看简历,其实才用了几个月,不过,已经可以做出样子来了。

所以,现在可以在网上看到很多号称用最先进的ASP.NET做的网站,页面里VIEWSTATE一大堆一大堆的,他们压根就没有搞明白ASP.NET是怎么生成出页面的。不过也难怪,微软根本也不想普通用户去了解页面的生成机制,以免大家发现他们的投机取巧。

微软从C++ 时代就已经是著名的乱设标准的公司了,VC++里面那么多不符合ANSI标准的东西把VC++ 程序员牢牢地绑在了微软的战车上,DotNET Framework也一样。用标准的ASP.NET开发方式,根本就写不出符合W3C标准的页面。

这几年一直在用ASP.NET开发,结果不是越用越精通,而是越用越糊涂;当开发的网站进行到一定的程度,困惑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莫名其妙的错误开始出现,IIS开始频繁的当机、死锁,没有人能解释错误的来源,仅仅用一句访问量太大导致出错,似乎是不负责任的,因为,网站访问量不大,还开发它做什么?难道费这么多时间开发一个网站只是自己一个人偶尔点着玩的?

当性能优化提到最重要的位置时,才发现,ASP.NET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丽,在美丽的面孔后面,是杂乱的、无效率的机制。于是,开始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弥补性能的缺失。到这时候,ASP.NET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美丽的可人儿了,它狰狞的面孔让你开始一阵阵的发虚、冒冷汗。可是,能怎么办?难道项目全部推翻重来,重新做技术构架方案?唯一的出路,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

每当我看到简历上写着精通ASP.NET,我就觉得一阵阵的心寒,是他们太聪明,还是我太笨。等到我跟他们聊完,或者看完他们的作品以后,我觉得我还是不太笨的。

在程序员这个圈子里,不管是在里面的、还是想进来的,大都变得很浮躁了;方便简单的开发工具让人们觉得程序员是个轻松的、挣钱多的职业,大多数人的想法都是用最简单方便的工具,做最值钱的程序,拿到最多的钱。没有多少人真的那么热爱编程,把编程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大多数的人只是把它用做赚钱养家的手段而已。

微软是很聪明的,真的很聪明,所以,即使痛恨他,也不得不佩服他。至于所谓的MVP,那是什么玩意?

程序员是个什么东西

火炬在兴高采烈地憧憬着donews blog从.Text更新为WordPress,看完以后我却突然在想到一个问题,程序员的信仰问题。本来已经写好题目:做一个没有信仰的程序员,不过看来看去,觉得太假大空,于是放弃。

想到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程序员,可到底程序员是个什么东西?我却是越想越不明白。

刚开始写程序的时候,都已经有好多IDE的编程工具了,在对比了Delphi、FoxPro、VB,PB之后,我觉的VB的界面比较漂亮,而且写代码的时候有语法提示,于是我就成了VB程序员。

VB这把刷子用了好多年,在N多公司里写了N多的所谓MIS系统;所谓MIS 系统,其实也就是在VB做出来的界面里,做数据库的增删改查。

某一年,没事的时候,统计了一下有保留下来的我写的VB代码,已经超过10万行;在写程序之前,我连敲键盘都不熟,考计算机一级,输五笔字型,差点就没过;现在嘛……敲键盘都是下意识的动作了,就是这10万行代码的功劳。

那时候教导新来的程序员就一句话:没有不能实现的功能,只要你肯写代码。

后来去了一家新公司,被迫改用Delphi,于是又成了Delphi程序员;成为VB程序员大概花了1年,成为Delphi程序员大概花了1个月。于是,又在Delphi的界面下,用Pascal对数据库进行增删改查,为了时髦,还用上了COM+ 来对数据库增删改查。

接着又换公司,这次改做网站了。没做过,怎么办?

有一句忠告:永远不要告诉老板这个东西你不会玩。

可我真不会玩怎么办呢?赶紧去书店买本书,在家恶补几天,然后就可以了。幸运的是,写网站用的是ASP,脚本是Basic的,凭着VB的基础,一星期内,我就变成了ASP程序员,开始编写ASP代码,顺便也得玩Html、Javascript;这次是在网页的界面下对数据库增删改查。

过没多久,DotNET出来了,人人都说C# 好,头说:这次我们用C# 来写东西吧;于是,在下载了一套VS.NET以后,我又变成了C# 程序员了。

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在微软的地盘里折腾,从来都没有想出去看看,虽然也玩过Linux,可终究没有玩出什么名堂来。当微软变得越来越让我讨厌的时候,我觉得应该出去看看;

走出来一看才知道,世界真TMD大,微软果然是“微”软;

于是开始玩FreeBSD、MySQL、PHP,越玩越开心;现在连SQL Server也不玩了,SQL2005我甚至连安装它的兴趣都没有;VS2005倒是不错,不过也没什么时间玩,除非有人出钱让我玩。

搞了半天,其实还是没有搞明白程序员到底是什么……不过,能确定的是,程序员基本是没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编程语言的,除非,你已经做到了主管,可以说话算数了。不过,大部分的程序员都还是老板说用什么就用什么,项目需要什么用什么,管他什么开源的、微软的,没得选择。

大部分的程序员,其实呢,就是一个熟练键盘操作工,依照指示敲代码、敲代码。能创造美好世界的程序员,都不能简单的称为程序员了,应该称为:大师。

克隆豆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当一个新网站出现的时候,人们总要试图去找他是从哪里克隆来的。

在互联网的今天,谁能说谁是谁的克隆,谁克隆了谁?

易趣克隆了Ebuy淘宝克隆了易趣,如今,易趣淘宝、一拍、腾讯、当当宝互相克隆;

当当卓越克隆了亚马逊

Google又克隆了谁?百度又克隆了谁?新浪、网易、搜狐,谁克隆谁?

del.icio.us,365key,林林总总的网摘们,谁又克隆了谁?

有谁被谁克隆死掉了吗?似乎现在还看不出来;

为什么到了豆瓣这里,就要惊呼:豆瓣又被克隆了……

可笑还是可悲,或者仅仅是出于不自信?

无解。

tag:豆瓣 克隆

现在轮到Linux抓狂了

最新的不好消息:

1月11日,美国联邦专利审查员已经裁定,覆盖微软的主要Windows 文件存储系统之一的二项专利是有效的。

微软在本周二公布了这一裁定。它将终结一段持续了二年的纠纷,并推翻了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此前的二项裁定。

在Linux中广泛使用的FAT不知道出路如何,一切都得看微软的脸色了。还好,FreeBSD没有用这个让人讨厌的FAT,暂且放心一下。

可怜而小气的卓越网

今天和朋友聊天,说到卓越网为了防止某网站跟踪他的产品价格,居然把价格全部用动态图片来显示了。

回家上网一看,果然如此。

卓越用图片显示价格

看来卓越也怕了某网站的机器人了,因为人家放出话来了,会自动跟踪其他网站的同类产品,如果发现价格比自己的价格低,那么能自动的把价格做调整,多先进。

可怜的卓越被逼得真够无奈的,只好发狠:好,我让你来抓我的网页,NND,把价格全部换成动态的图片,看你怎么抓。

不过,卓越的程序员也没有做得太绝,你看,生成的图片字体多规则啊,随便找个什么开源的OCR包来就能轻松的识别出来;要想不被机器识别出来,应该把价格图片生成这样:

Oyh3cGodLLbOlJ7HvI2OFEnPJKB_.png

这样人眼看起来都费劲,不用说机器了,如此方能安心啊。

图书市场的长尾有多长?

跟着web2.0 一起来的新名词,就是长尾。

在长尾理论里面,提到最多的案例就是亚马逊,几乎所有的文章都用亚马逊的销售数据来说事,据统计有25%的利润来之地面书店买不到的品种。

就我仅有的一点点书业的经验来看,一家书店囤积那么多品种,而且复本量都很小的书,即使告诉他这些书都能卖出去,恐怕这家书店的老板都会心肝打颤的。

不过,长尾理论的确是给书店的老板们带来了一点希望,因为每家书店从开张的那一天开始,就会开始堆积卖不出去的书。书店开张的时间越长,堆积的书越多,能从开书店挣到钱的,基本上都是卖资料、教辅的。
学术书店和专业书店因为受众面小,加上知名度低,基本都在盈亏点的上下波动,日子远没有那么轻松。

在书店老板苦苦支撑的同时,却有很多人大叫买书难,我就是一个。

因为,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去哪里找我想要的书。当当和卓越就不要提了,这两家店的书都是卖畅销书和时效短的书;我又不想跑书店,去了书店,看到那么多的书在书架上,头晕。眼睛都看花了也看不到我想要的书。
所以,我认为,在目前信息化程度非常低的国内的图书市场,长尾还远远没有到真正发挥作用的时候。

要达到买书的人知道哪里有想要的书卖,卖书的人知道有谁要买书这样的程度,还需要很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