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我的理想和我的现实

距离2006只有数十小时了,此时的我,已经不在鹏润大厦的写字楼了,我坐在家中的沙发上,用那台陪伴我1年多时间、马上要交回公司的笔记本,记录我的2005年。

2005年对我来说,是充满希望的一年、是涅磐的一年、是颓废的一年,是思考的一年。

从北漂起始的2000年,到现在,没有哪一年能面对如此多的机会、能有如此多的思考;

因为,2005年,我30了。

从我进入软件行业的第一天起,就有无数的人告诉我:30岁,是程序员的分水岭。我一直觉的,30岁,离我很远很远,远到我几乎不用去考虑它的存在。

于是,我挥洒我的年轻;

我曾经在最小的、只有2个人的软件公司开发软件;也曾经在拥有数百程序员的集团公司开发软件;

我去过网络公司,也去过最传统的企业;

我带过十多人的团队,也当过光杆司令;

我换了很多种开发语言,换了很多种开发工具,我从做软件到做网站;

我从南到北,从北到南,来回数次;

不为什么,因为,我年轻,我想要给自己找一个最适合的舞台。

 

当我掰着手指头,从1975数到2005,数了许多遍之后,我告诉自己:我30了。

人说三十而立,我,却不知道我立在哪里了。

 

2004岁末,在我二十出头的最后一年,我第三次进入席殊书屋,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问我:真的吗?

 

我是带着希望和理想重回席殊书屋的,我有对这个公司的信心和我对老板的信任,最重要的,是我对自己的信心。

 

2005岁末,当我把辞职邮件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我依然对自己有信心,因为我知道我的未来在前方,我知道谁是我的真朋友,谁是我应该远离的假朋友。

 

当我把辞职的消息通知朋友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不高兴的,这让我很郁闷。

 

这一年到底成功了什么,失败了什么,都不重要,这是人生的一个必经的过程。

在一家公司,就像在一条大船上;我们都在努力的工作,但是船却沉了,因为,船底被人钻了一个洞;这个事实很让人无助、让人郁闷;

这一年的经验,其实就是一句话:不是自己能完全掌控的事情,绝对不要去做。

因为,即使要让这条船沉,那个洞也应该由我自己来钻。

 

2003到2005,每个岁末我都在辞职,三次。俗话说:事不过三。

 

就在昨天,突然得知DoNews并入千橡,我在刘韧的MSN上问了一句:是真的吗?

这应该是我在整个2005年听到的最大的消息,我绝对的支持刘韧。

只有那些真正参与DoNews运作的人才能体会到刘韧的复杂心情。

 

2006年,是完全未知的一年。

不管我是不是准备好了,2006已经扑面而来,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设定一个2006年元月1日凌晨的闹钟,提醒自己,从现在开始,写日期的时候,记得写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