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托普的日子—大结局

  《我在托普的日子》最后一次更新是5月19日,到今天已经足足4个月了。一直想写些新的,但是一直都找了很多借口,不想写下去。5年前的5月,正是我在忙着这个项目的时候,一直忙到9月21日,这天,我从成都飞到了北京,最后一次做为项目组成员到北京出差,一周之后,我换了新工作,从此开始漂泊。

  说来没有人信,五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既不在北京,也不在飞机上,我在离北京很近的石家庄机场。因为北京雷阵雨,首都机场关闭,所有飞往北京的航班都降落在周边机场,等待命令。而我,就落在了石家庄机场。数月之前,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我落在了呼和浩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那年的夏天是在看文档、写文档、讨论中度过的,时间过得太久,我不记得太多的细节了,最近联系上以前一起工作的同事,他们也都不记得那么多东西了,现在发现写Blog的好处了……那就是再过多年,也不会忘记。

  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来来回回的出差。

  从6月开始,6、7、8、9,我不停的出差到北京,然后回成都。每次出差都不知所云,我也不知道我干了什么,只记得,出差前说的计划和实际的计划总是差的很远很远。所以,那时候很郁闷。甚至到了项目预计要结束的时间,我还是不清楚整个项目是什么样子的。

  一次到北京出差,参加了一次会,这次会的参与者,据说都是参与此项目的各个公司、单位、研究机构,极其庞大。在不知所云的一通讲话以后,我晕晕乎乎的就出来了,呵呵。

  很多人问我,当初为什么就离开托普了。这个时候我想想,我好像说过很多很多答案,嗯,这个问题本来就没有标准答案的。也许,经过了这么几年,再回头来看,也许当时有误解,也许当时有冲动,不过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因为,如果我当初没有离开托普,我怎么可能到北京?怎么可能去深圳?怎么可能又到北京?怎么可能现在坐在这里,写《我在托普的日子》?所以,一切都是天注定,不要问原因,不要问理由。

  我又仔细的想了想,当初决定换工作有好多因素的。

  首先,我所在的部门要全部迁到上海,但是我们这个小组的人是不可能去的,所以,就必须在集团内部二次应聘(我不记得具体怎么说了),也就是,你要到别的事业部,找到头头,去应聘,人家要你了,你就可以去他的事业部干活,要是没有人要你,你就在集团内待业,每月发几百块的生活费。如果3个月内没有人要你,那就算你自动离职。

  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火大了。我不干了还不行吗?

  第二个原因,我从我北京的朋友了解了一下行情,那边的工资可以比我现在的涨一倍以上。我那个口水阿……人家同样的干活,挣的就是比我多,你说我郁闷不郁闷。

  你可以说我为了钱工作,为了钱跳槽,不过话说回来,不为钱,你工作干嘛?还不如回家抱孩子去。

  在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以后,我决定离开托普。

  正当我要提出辞职的时候,也就是9月19日,头要我出差北京。呵呵,我当时心里那个乐啊,哈哈哈。

  2000年9月21日下午2点,我坐上飞往北京的航班。预计4:30到的航班,因为雷阵雨,一直拖到夜里11点才到达北京。负责接我们的人把我送到了知春路的外专公寓,搞了一个单间,我就住下了。

  这里离西格玛只有一步之遥,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因为我在西格玛公寓一直住到2000年底。

  一周之后,当我把出差任务完成,我告诉头,我不干了,于是我就在那一天脱离了托普,以后的日子,就不是我在托普的日子了,应该改为离开托普的日子了。

  我感谢那时候在北京的三个朋友,是他们的帮助,我才能在北京站稳脚跟;虽然日子过去太久,朋友很久都不再联系,不过,我会一直记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