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4 年六月

忘了你 忘了我

独自一人偷偷的在深夜1点听着张爱嘉,敲着键盘,写着这些不能让所有认识我的人看到的文字。

人是个奇怪的东西,当他和她还不怎么熟悉的时候,可以任性的开各种各样的可笑的、不可笑的玩笑,可以说任何想说的、不想说的话,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不想做的事情,哪怕这些玩笑是多么的无聊,哪怕这些话是多么的情色、哪怕这些事是多么的不可告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对她、她对他开始有了感觉,有了依恋。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的转变。那些玩笑不想说了,因为担心她or他说无聊,那些话不敢说了,因为担心她or他会反感,那些事不能做了,因为……我要问问她or他愿意吗?

怎么回事?怎么我们都不再是以前的我们了?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担心起对方来。以前的自由自在去哪里了?以前那个我不熟悉的你,可以任意开玩笑的你,可以说任何话的你、可以做任何事的你,去哪里了?

也许,这就是爱的代价吧。难道爱真的就一定要有代价吗?我不理解。

如果这些就是要付出代价,那我不想要爱情了,我只想要一个自由自在的你,一个自由自在的我。

我要在凌晨的长安街放声狂笑的我们;

我要在人来人往的北京站肆意狂吻的我们;

我要不论时间地点都能激烈投入感情的我们;

我要的很多,可我知道,我再也要不回来了。

于是,我想哭。

我不想去想你,我不想去想我。

也许,真的有了爱了吧;

也许,我们应该忘记了吧;

忘记你,忘记我,也许。

我要过得比你幸福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对我妈妈说,女人是不能闲下来的,闲着的女人就只会胡思乱想。

现在,我就是一个闲着的女人。

所以,我无聊的上了QQ.他的头像是灰色的,我很久没有看到他在线了。

于是,我无聊的把他的头像点来点去,打开对话框,又关掉,又打开,又关掉。

最后,我决定写点什么,于是,我开始写了。

“本来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给你听的,”

“可是到最后我还是没有说,也许是不用说什么了,一切都结束了……”

“也许是一场并不美丽的梦,也许人的成长就是要经历这些过程……”

写完,再仔细看了三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发出去。犹豫了一下,然后用鼠标狠狠的点了一下”发送”。

那些话就这么发出去了。不知道他们是走着去,还是跑着去,或者是飞着去的?我的脑子里开始想象那些字走长了手和脚,在一条长长的管道里面拼命的跑着、跑着……

“嘀嘀嘀”,从音箱里传来的声音把我从虚幻世界给惊吓了回来。

他居然回话了!他居然在线!

我有点后悔了。

可是,既然已经发过来了,我就看看吧。

“有话随时都可以说,我还是会听”,他居然这么说话?以前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语气?

反正闲着也是无聊,那就聊聊吧。

“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说。

“随便说什么”. “呵呵,想骂你”,我想跟他吵架。

“那也没问题”我觉得无言了,我该说什么呢?我能说什么呢?

“如果我以后过得很幸福,我会很感谢你”,想了半天,我居然想出来这样一句。

“肯定会的!”切,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以后会很幸福?

“可是如果过得不幸福我会常常咒骂你的”,我还是想找他吵架。

“嗯”.他居然同意我咒骂他?我沉默……还是沉默……

“说真的,我还是有点放不下你,”我说,”我打算下半年交一个男朋友,只要把你比下去,应该我就会幸福了”。

“只要他对你好,就比过我了”.他居然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有这能力?

“我也这么想,比你好的应该很多的,只是我一直没有去找而已”,我说。

沉默……

我觉得已经不知道再怎么说下去了,虽然肚子里还是很多火气,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发出来。

我想下网了。

“我要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886″,我在QQ上敲上这句话,然后狠狠的按了键盘,把它们发出去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QQ关掉。

整个世界,清静了。

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记得上一次在QQ上聊是去年9月。

时间果然过的飞快,而我现在的感受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激动了。

时间真的能抹平一切,不管当时怎样的海誓山盟。

蓝色是忧郁

“够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你的短信发到我的手机上,嘟嘟的响了三声以后,显示在彩色的手机屏幕上。

不记得我们这是第多少次吵架了。不过我记得我们很少当面吵架,很多时候都是在短信里吵,在MSN上吵。

你的雄辩总是让我难以招架,所以每次的结果都一样,我低头认错,然后我们重归于好。

“你的说法和你的做法简直就是相反的,这恰恰就是最大的讽刺。”短信接着又发过来了。

我已经快要习惯你对我的挖苦讽刺了,我想。我记得我无数次被你说得一文不值。可我却不能对你说一句重话,哪怕只是劝说。因为,那只会激起你更多的愤怒。

我小心翼翼的回复短信,每句话都要在脑子里转3转,想想这个说法会不会让你受到刺激,或者认为我大不敬。

我已经很累了。一面要承受着你的讽刺挖苦,一面还要拼命讨好,我装得我很高兴,因为我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公司的同事走过来咨询一些业务的问题,我轻言细语的、非常有耐心的回答他们,虽然我肚子里现在是一汪苦水。可我能向谁倒呢?

我自作自受,我这么认为。

嘟嘟,短信又来了。我已经害怕看短信了,我怕我承受不了。

我想,我的心快要碎了吧。

蓝色是忧郁,可我现在是什么颜色呢?

五颜六色。